狗辈称雄的时代

2016/05/17 02:38:02 天涯号:西窗飞雨

   我是不喜欢狗的,虽然与虎狮相比略显温驯,却也没有猫儿的媚态,无论如何,狗在我们的生活中日渐多了起来,因狗而产生的故事也就多了起来,尽管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听闻许多不曾想象的奇闻,却并没有因此而让我产生好感。
  
  曾经听说过狼图腾,龙图腾,但是不是也有狗图腾,缘于学识的浅陋和狭隘尚不得而知,并也没有听到过他人类似的论证。而狗毕竟多了,甚而至于都有了专门的狗市,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的狗如此遍布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我却从未认为狗是什么好东西。至于生产这样的反感,倒不是曾经被狗咬过,也不是每年传染病因最多的当数狂犬病,狗则是最大的祸害于人间,以及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散步时偶遇狗儿担惊受怕地扑入妈妈怀抱的纠结,而主要是狗前世的造孽,并产生于现在的恶劣声誉。
  
  狗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既不像虎狮那样雄踞一方逐鹿疆场,也不会像羊儿吃进去草挤出来奶般地造福于人类,故弄玄虚装神弄鬼倒是颇有一套,隔三差五地装出啃食月亮的姿态,却让不明真相的群众误以为狗的祖宗在天堂里有什么灵验的牌位,让人生出莫名的敬畏和膜拜来,从中不断得到精神满足或潇洒于人间。凡间的狗,大抵是忍受不了规则的混乱,明晰不了价值的意义,于是就搞出精神错乱的症状来,要不谁会偏偏养成改不了吃屎的惯例呢?狗对于自己的工作看上去是恪尽职守的,看家护院倒是有忠心耿耿的意思,不过因为有好管闲事的毛病,时不时做出续貂尾或者拿耗子的闲事,倒是惹出了不少的事端,影响了和谐稳定的局面,反倒被定性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典型了。
  
  有一种观点认为,忠诚是狗的第一品质。其实,这是一种被假象迷惑的误解,并没有透过现象析出问题的本质。世道多变,时局复杂,要想不在残酷的斗争中被判出局,必须投靠于一定势力的麾下,也就是传说中的不站错队,才有被赏识和重用的可能。狗对这一点理解的相当深刻,很有眼光地仗了人势,朝着疑似非主人同类的人汪汪直叫,哄了主子的开心,断然少不了垂涎三尺的一块骨头的赏赐来。这块骨头,便是狗所谓忠诚的全部意义。或许因有了主子(能豢养狗的主子定然不是一般,特别是旧社会温饱都成问题的情况下)的庇护和偏袒,自觉身份也就非同一般,顿时眼看人低,即便是交流寒暄,也是非嘲即讽,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但凡好人还是多一点,遇见不平总有主持正义的人出现,若正好碰见狗的这般德行表演,并进行善意的提醒和劝导,则一定会被狗坚定地认为是没安好心的吕洞宾了。虽然如此,但狗的狗气蛮旺,狗缘不错,然全是不干正事的狐朋狗友之流,骨子里全是些祸害百姓的鸡鸣狗盗之事。
  
  狗没有品位,才会有狗肉不上桌的老生常谈;狗品质低贱,才会有假借羊头卖狗肉的江湖骗术。这倒不是狗生来卑贱,或者别人蓄意地污蔑,全是因了自己的造化,也即咎由自取。不问青红皂白甘当邪恶势力的走狗,不分是非曲直争当巨霸大恶的狗腿,这般狼心狗肺的势利狗东西,即使苍天无眼真的使其瞎猫碰上死耗子般幸运地蚕蛹化蝶羽化成仙,大不了混出个狗头军师的名堂来,会不会祸害出一片天地尚且难说,但决然做不出什么事业却是确定。
  
  鉴于对狗品性的仇视,文明时代的人们发泄内心的愤怒,总会不由自主地和狗扯上关联,骂出狗日滴、狗娘养滴以及狗杂种一类的粗话来。
  
  而今社会进步,文明发达,狗的命运倒也占了不少的光,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转折。有的人活着,不如狗;有的人死了,不如狗。在狗看来,这崭新的时代,却开创了狗类文明的新纪元。
  
  昔日响亮的旺财,摇身一变成了主人的宝贝心肝儿,甚或是儿子女儿,俨然已进化为家庭的一名正式成员,福利待遇远非保姆可以相比,在保留狗的本能的同时尽享人的尊严权利。狗的食谱,已不是过去的残羹冷炙抑或一根剩骨,全由专家配方精心调制,营养价值绝对超过孤儿院的孩子们。即使狗偶然风寒,也有宠物医院的,完全可以享受专家一对一的治疗服务,大不可担心医托的困扰以及药价昂贵和床位不足的烦恼,于狗而言,钱不是问题。如果想领略异域风情,移民它处,自然不用狗喘气地一路风尘,也不用乘坐既不挡风也不遮阳的工具车,怎么也得是有点档次的卡迪拉克之类,毕竟是有头有脸的贵族名门出身。要是不幸撒手人寰,落得了寿终正寝,则要很隆重地开个追悼会,并让风水先生占卜出一处风水宝地以作永久地安息,墓碑上铭刻着狗一生的丰功伟绩,让活着的人以及活着的人的后人永不会忘却。这等待遇,可是盼儿心切望眼欲穿的空巢老人都不敢奢望的。
  
  当然,天有不测风云,狗亦有旦夕祸福,意外丧命是无法规避的小概率事件。倘若一旦被疾驰的卡车夺取了性命,而罪魁祸首又不肯或者不能作出主人要求的足额赔偿,却又不能让狗白白送死,于是就会有别出心裁的解决智慧横空出世——让肇事者当众向狗下跪以作道歉和祭奠。如此这般,倒是向狗有了生命缺憾的交代,足以让狗走的安心,含笑九泉。
  
  
狗辈称雄的时代,我即使不喜欢,也挡却不了狗的尊贵荣耀。狗尚且如此,何况人呢?于是,我大抵也对街心公园遍布的狗儿们有了依稀的敬畏,然不过那摇尾乞怜和仗势欺人的本性未改,使我进一步坚信这不过是前世狗崽子们在今生的命运变异罢了。

加载更多没有更多了...
评 论
请输入您的精彩评论...
取消发送